百年的校庆 半个世纪的回忆 之三----庞沄(清华附小1965届实验班学生)

| 编辑 | 分类: 往事回首

三、难忘的清华附小,难忘的任课老师
        五年级时,班里来了个年轻漂亮的数学老师,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白里透红的脸蛋,那就是刚从清华附中毕业的张国惠老师。比我们也就大八九岁的张老师刚来就被委任两个实验班的数学课,可见附小领导用人的大胆果断。正是由于张老师的青春靓丽让班里淘气的男生有了表现自己的欲望,因此男生故意逗张老师着急生气(记得张老师被气哭过),就为了看张老师的满脸腮红,从此张老师有了个“大苹果”的雅号!可大家心里都明白,张老师的数学课确实讲得好,条理清晰,去繁就简,有板有眼。所以我们并没有因为换了老师数学成绩就有所下降。张老师还是多才多艺的才女,她拉起手风琴那股帅劲真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希望张老师能原谅我们的年少无知、调皮捣蛋,那是我们喜欢她的另一种表现方式。


        清华附小的体育一定是可以大书特书的,这不只表现在海淀区运动会上拿了多少名次,而是其对学生体质的重视程度真是首屈一指的,这也是清华一条龙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印象很深的是以班为单位的拔河比赛和跳大绳比赛,不仅锻炼了我们的体魄,更增强了团队精神和班级荣誉感。而且,课外活动有那么多的运动队可以参加,如田径队(短跑、跳高、跳远队)、足球队、篮球队、乒乓球队,甚至还有冰球队和游泳队!那时候,清华附小是北京市体育实习教师的培训基地之一。我弹跳较好参加了跳远队,实习教师教我们如何数步子以便起跳时正好踏板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特别印象深的是,我们几个小伙伴曾经瞒着家长,沿着铁路从清华园走到北京师范学院体育系的宿舍找实习老师玩,当时清华园外都是空旷的乡村,那顺着铁路走向远方的感觉特像当时哪部苏联电影中的情节。说到体育,不得不提到我对关培超老师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关老师是从空军退役来附小的,高大魁梧的身材,黑红标致的脸庞,特别是洪钟般的嗓子,简直就是高大全式的标准英雄形象。每天操场上几千个学生的课间操,关老师往检阅台一站,没有扩音器,声声洪亮的口令,就像是个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不怒自威的关老师其实特有人情味,上课时一丝不苟严格训练,课外活动时的关老师就变了一个人,和我们开心地玩。记得一次踢足球,关老师跑来跑去给我们吹哨子当裁判,我从中场一个大脚把球踢向了球门,对方门将出来挡球,球却在他前方落地后越过门将直接进入球门!关老师喊了一声:“老虎,好样的!”我也忘了关老师从什么时候开始管我叫老虎,总之,心里美滋滋的。后来我向关老师考证老虎称呼的由来是不是因为踢球时的虎头虎脑,关老师说我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总瞪得圆溜溜的。

        还有不得不说的是清华附小的音乐课,头几年大刘老师教学的印象还隐约有一些。后来换了毕可纫老师,具体怎么教的虽不记得了,识简谱的能力可让我受用到今。上清华附中时我报名参加军乐队,考试就是给一段简谱10分钟后唱出来,我毫无悬念地就当上了黑管手,每天提着个装黑管的小匣子回家可牛了,要不是文革,我没准还成了艺术家。插队时采风,用简谱记下了许多高亢凄婉的原生态酸曲。如今进入老年还是凭着简谱配上中文标注,唱的却是俄罗斯歌曲!当然这识简谱的能力不只是课堂教得好,也和我参加了毕老师的合唱团有关。那时正是“要古巴,不要美国佬”的年代,我们合唱团从清华走到海淀礼堂去参加比赛,毕老师个子比我们高不了多少,可是充满激情的指挥,调动起我们满腔的热情,一曲“我的歌声,快快飞吧,飞过大海迎着朝霞”赢得了海淀区冠军,到现在我还完整地记得那些歌词。不光是唱歌,还有不少活报剧,忘了演的是不是白毛女,没忘的是我曾经特别不好意思地当了郑时的“父亲”;在“我是一个黑孩子,我的祖国在黑非洲”歌曲的伴唱下,小白脸黄钢抹了一脸黑油彩扮起了黑孩子,我和铁良等人则穿上了白大褂,用白纸糊了个只露两眼的尖帽戴在头上扮演三K党,手里举着火把要烧死这个黑孩子……后来我才知道,毕老师原来仅仅是喜爱唱歌,为了救场歪打正着地当上了音乐教师,为了尽快进入角色,她顶风冒雪,到处听课,她自己吃了许多苦,留给我们的却是这些最美好的回忆!

        2015年是清华附小百年校庆的日子,到那时我们也离开附小半个世纪了。我有幸被邀请参与了百年校史的编纂工作,通过大量的调查、采访,不仅了解到当年那么多教师在兢兢业业地无私奉献,取得了骄人的业绩,也更多地了解到他们当年白手起家努力创业时的工作条件是多么艰难,可想而知他们给清华附小带来的诸多荣誉是多么的不易,然而这也恰恰是我们不知道并在我们的回忆里容易忽略掉的一面。他们真是默默的园丁,我们应该深深地为他们鞠上一躬!在清华附小百年华诞之际,我们这些老校友衷心祝愿现在的清华附小能够传承老一辈教师对教育事业的忠诚,将附小越办越好,也祝愿清华附小的小朋友们能有一个比我们更加幸福快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