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联大附小和成志学校记忆——吴庆宝

| 编辑 | 分类: 校史风云
编者按:
        水木清华,百年童心,家国情怀,完整人格。清华附小2015年10月17日即将迎来百年校庆,从本周起,学校将陆续推出“老校友讲老故事”系列报道,由历届老校友讲述他们与清华附小的回忆……
        百年的附小,大家的附小!

        1943年我在云南昆明,父亲是西南联大外文系教授,并在中法大学外文系兼职(那时教授只靠一份薪金是很难养家糊口的)。我们住在青云街中法大学的宿舍。那年夏季我满6岁,该上小学了,父母带着我去报考西南联大附小一年级。一进考场,拿到卷子一看,有那么多不会的题,我就问监考老师怎么办?老师说你把名字写上,写大点。于是,交了卷子我就出来了。
        发榜那天,我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后来在二年级的名单里找到了名字,原来我被录取在二年级了。事后才知道,入学试卷从一年级到四年级是同一张卷子,你的程度适合上几年级就上几年级。
录取发榜
(插图绘画:五(2)班张旭洋)

        上学的头两天是家长带着去的,后来我就与同路的同学一起上学、下学。我们的班主任是邝仪真老师,她教学要求极严,上课非常认真。后来回到北平,直至我退休以后,我与邝老师一直保持着联系。
        西南联大附小的操场上有一副攀登架,架子后面是一片坟场,平时我们就在大小坟堆之间嬉戏打闹。学校有个图书馆,学生可以将书借出来拿回家阅读。每班还有一块种植园地,那是我们的天地,我们认识大自然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西南联合大学附设学校校徽
        1946年5月,西南联大结束,学校给我们发了肄业证明,我们也就跟随父母回到了北京清华大学。
        1946年12月,我们回到了北京清华大学附属成志小学,我上了五年级,我们的班主任是白颖仁老师,她对我们这些南方来的孩子,学习上严格要求,生活中关怀备至。我记得那年冬天特别冷,课间休息时,女孩子上厕所手冻得解不开裤子,白老师就站在厕所门外,给我们一个个地解裤子。我们从厕所出来后,她再一个个地帮助我们系好裤子。
班主任白颖仁老师对同学们关怀备至
(插图绘画:五(2)班张旭洋)
        当年成志小学和成志中学就在丁所附近。我所在的五年级和三年级在同一个教室进行复式教学,我们都能按老师的要求听课或做作业。成志小学教学条件虽然简陋,但对学生要求严格,执行淘汰制,根据成绩实行升留级制度。
成志学校旧址——丁所
        六年级毕业的时候,学校准备保送一些同学直升成志中学,但我们想验证自己的学习能力,就结伴去燕京大学蔚秀园报考燕大附中。白老师不放心,亲自带着我们七、八个同学去考试。临行前,怕碰到国民党兵,就预先告诉我们说:问起来,就说我是你们的姑姑。我们进了考场,白老师一直在外面等着我们,考试结束后又把我们带回清华园。后来我们几个参加考试的同学全部考上了燕大附中的正取生。那年因为还有很多备取生,所以还要进行面试。面试的时候,我们被告知,学费必须交美金,没有美金就不能上燕大附中,结果我们的名额都由备取生填补了。这就是成志小学的实力。


(撰稿人/吴庆宝,成志小学1947届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