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西南联大附小和清华成志学校的时光——周广业

| 编辑 | 分类: 校史风云
编者按:
        水木清华,百年童心,家国情怀,完整人格。清华附小2015年10月17日即将迎来百年校庆,学校将陆续推出“老校友讲老故事”系列报道,由历届老校友讲述他们与清华附小的回忆……
        百年的附小,大家的附小!


        我于1938年2月16日生于广州,所以起名“广业”,是母亲由长沙至广州的火车上颠簸,在广州美国人开的“诺罗”医院七个月早产生下我,在保温箱里呆了一周后出院,全家赴九龙住了一年多,父亲已先期到云南蒙自在西南联大负责心理系的工作。1939年全家搬到昆明后先住西仓坡,后来搬至昆华师范学院旁的胜因寺,寺的大院中有一棵巨大的白果树。小时候最高兴的是爬到枇杷树上摘枇杷和到田地里摘嫩蚕豆吃。
白果树、枇杷树和田地
(插图绘画:五(2)班张旭洋)
        1944年9月我六岁半时上西南联大附小一年级。联大附小的学校教室很简陋,窗户上好像没有玻璃。在西南联大附小我上完了二年级。离开昆明前,记得有一次父亲周先庚让我陪同送别他的美国朋友,几人乘一条小船由大观楼出发去参观著名的滇池龙门石窟,因为大雨滂沱,未能由石阶攀上龙门景观,很是可惜。现在想来,美国朋友中应有世界著名美国实验心理学家莫里(H.A.Murray)(参见《周先庚文集》卷二第605页),因1945年父亲与莫里一起应邱清泉军长的邀请并受梅贻琦校长的委派,为第五军做了伞兵和军官心理测验,这是我国军事心理学开创性的工作。父亲1947年赴美休假考察时又与莫里相见,事前由他们的通信中可见友谊之深厚(参见《周先庚文集》卷二第611-612页)。父亲这一段与美国心理学家合作进行的军事心理学工作,正是与西南联大时清华大学的五个特种研究所一样为当时抗战服务的,而且是更直接的贡献!
我和美国朋友莫里
(插图绘画:五(2)班张旭洋)
        清华园解放不久,学校就成立了少年儿童队,因为我的学习成绩好,同学关系也好,担任了班上的少儿队中队长。清华大学给每个班派来了辅导员,他(她)们都是大学优秀的学生,我们班第一任辅导员是物理系学生陈钢老师,那时我胆子小,不敢讲话,外号“小姑娘”,陈钢辅导员就手把手教我如何讲话和主持中队会,她是我做社会工作的启蒙老师,终生难忘!
1949年11月,成志学校成立了中国少年儿童队,清华大学团委选派优秀青年团员邢家鲤同学任第一任总辅导员
        从刚一解放的1949年开始,成志学校从小学起就有辅导员制度,这在全国可能是绝无仅有的,这些优秀的大学生辅导员,帮助附小建队,以及后来1952年的附中建团,使我们每个幼小的心灵健康成长,我在1952年入团,1956年高中毕业时入党,就是辅导员对我帮助教育的结果。附小、附中的辅导员们的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意义深远,不可忘记!
新中国第一批少年儿童队队员

成志学校中国少年儿童队第一任大队长李岫

        1950年暑假,我们从成志学校小学毕业,升入初中,开始了新的人生阶段。1953年我们成为孔祥瑛校长申办成功的“清华大学附设成志中学”的首批毕业生。
孔祥瑛,1951年1月任成志学校校长,教育家,西南联大文学系毕业